2019年16期码报资料:靈魂變異,成就一代劍神

更新時間:2019-08-19 20:19:08    來源:景像書城    手機版我要報錯

2019年码报生肖资料 www.vrdbe.icu

第一章

在一片連綿不絕的廣闊山脈之中,兩座足有千丈高的劍型山峰相隔百米的距離矗立在茫茫云海之下。

這兩座劍型的山峰非常陡峭,看上去仿佛是兩把放大版的神劍插在天地間似地,沒有任何可攀巖的地方。

在這兩座劍型山峰的山頂之巔,距離天空中那茫茫云海已經只有不到百米的距離了,而在山峰之巔,更是有淡淡的霧氣繚繞,受到霧氣的遮掩,使山峰之巔的景象都一片糊弄,朦朧不清,不過隱約間,依然可以發現在兩座劍型的山峰之巔,正有兩個人靜靜的站在那里,仿佛是一尊石雕似地,動也不動,只有天空中的狂風吹著兩人的衣服以及頭發隨風飄蕩。

這兩人中,其中一人看上去只是一名年紀不過二十來歲的青年,青年長的非常的英俊,英俊的五官完美無瑕,堪稱舉世無雙,簡直是天下間所有青春少女的殺手,那一雙平淡無奇的眼神卻有著一股獨特的吸引力,非常的迷人,彷佛能攝人心魄。

青年有著一頭黑色的長發,直達腰間,長發沒有經過任何的束縛,很是隨意的披在身后隨著那呼嘯的狂風胡亂飛舞,而在青年人的背上,背負著一把長劍,長劍的劍身被一層厚厚的白布包裹著,只能看見露在外面的一個精妙無比的劍柄,劍柄上,清晰的刻著“輕風”二字,不過讓人感到奇怪的是,那把長劍整個劍身居然沒有做任何的繩索,彷佛是吸在青年人的背上似地,也沒有掉下來,這一幕看上去顯然很難理解。

這名青年名叫劍塵,如今江湖上名聲震天的第一高手,更是被譽為——劍神的稱號,乃是一代劍法宗師,一手快劍法早已達到出神入化,登峰造極之境,不過他的年紀卻只有二十多歲而已。

對于劍塵,江湖中人知道的底細非常的少,除了知道他是一名孤兒,并且無門無派之后,其他的一無所知,他的來歷,仿佛是一團謎一樣,他那一身高強的武功以及那精妙的劍法沒有人知道是從何學來。

而在他對面百米處的那座劍型山峰上,一名身材高大,身穿黑色長袍的人站立在那里,與劍塵遙遙相對,這人是一名老者,年紀看起來五六十歲的樣子,鶴發童顏,一雙老眼炯炯有神,眼中精芒四射,那凌厲的目光猶如一把利劍,讓人不敢與之對視,而在他的手中,拿著一把寬厚的黑色巨劍,不過讓人感到怪異的是,他的巨劍居然是沒有開刃的。

這名老者乃是在江湖中消失了上百年之久的傳奇般人物——獨孤求敗,獨孤求敗只是他的一個稱號,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姓名以及身份,因為早在百年前,他便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超級強者,如今,還知道獨孤求敗的一些信息的人,還活在世上的可謂是少之又少,盡管如此,但是他昔日那無比輝煌的光芒依然是被人一代代的傳了下來,而百年后的今日他的實力更勝從前了,如今,已經沒有人能知道獨孤求敗的實力達到何種地步了。

獨孤求敗一雙眼睛靜靜的注視著百米外那年紀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的劍塵,目光凌厲之極,仿佛有刀劍般的犀利,眼中更是不時的閃過一道寒芒。

“劍塵,如此年紀就懷有一身不弱于老夫的實力,而你在劍道上的造詣,更是達到了一個連老夫也望塵莫及的高度,可惜啊,你殺我唯一的愛徒,此仇不得不報,今日我無論如何都要替我那唯一的徒兒討回公道?!倍攔慮蟀艸遼檔?,那看似平靜的語氣中,卻充滿了一股讓人不寒而顫的殺意。

劍塵面色平靜無比,雙眼淡淡的注視著獨孤求敗,身上的一襲白色長袍在迎風飄揚,而那一頭齊腰的長發,更是被狂風吹得胡亂飛舞,看上去好不瀟灑。

“這怪不得我,是你徒弟主動得罪我,至于死在我劍下,只能怪他自己學藝不精而已?!苯3鏡淖齏角崆岬目獻?,淡淡的聲音從他口中吐出。

獨孤求敗怒極而笑:“好,好,好,好一個學藝不精,那我今日倒要會會你,看你有多大的能耐,能否把老夫也誅于你手中的那把輕風劍下?!?/p>

說著,獨孤求敗一揮手中的玄鐵重劍,頓時,一道強大無比的劍氣脫劍而出,帶著凌厲的劍氣以快若閃電般的速度向著百米外的劍塵射去。

劍塵一臉的平靜,隨著一聲刀劍的出鞘聲,那背負在背后的長劍剎那間便出現在劍塵的手中,那足有四尺長,兩指寬的細長的寶劍整個劍身上都散發著一層銀白色的劍芒,隨即劍塵手中長??燜俅壇?,只見一道強烈無比劍氣脫劍而出,以肉眼根本就無法捕捉的速度向著獨孤求敗射來的劍氣擊去。

“轟!”

兩道劍氣相撞,爆發出一聲轟然巨響,震耳欲聾,強大的真氣余波以爆炸點為中心,快速的向著四面八方那擴散而出,把四周那淡淡的繚繞云霧都給驅散了。

接著,劍塵和獨孤求敗同時飛身而起,脫離了腳下所站立的山峰,飛到了兩座山峰之間,就在半空中進行了激烈的交戰。

兩人的出手速度奇快無比,兵器的碰撞聲與摩擦聲在空中響個不停,一道道強烈劍氣從兩人交戰處向著四周胡亂的射出,把四周的山峰上打出一個個大窟窿,無數的碎石向著千丈之下的地面掉落而去。

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劍塵和獨孤求敗兩人就快速的交戰了數百個回合,之后當兩人重新落在兩座山峰上時,只見兩人的身形都略有狼狽,原本完好無缺的衣衫上,已經出現了不少裂縫,變得有點破爛了起來。

獨孤求敗一臉嚴肅的看著劍塵,神色間變得凝重無比,沉聲道:“好快的劍,怪不得你一手快劍法江湖中無人能破,不過卻還奈何不得老夫?!倍攔慮蟀苡鍥倭碩?,繼續道:“我們這樣打下去很難分出勝負,不如就同時施展最強的一擊吧,一招定勝負?!彼底?,獨孤求敗的氣勢突然暴漲而起,猶如一把沖天巨劍,直插云霄。

劍塵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接著,身上同樣散發出一股龐大無比的氣勢,絲毫不比獨孤求敗弱。

兩人的氣勢不斷的攀升,鋪天蓋地,充訴整片天空,兩人氣勢結合起來,直接籠罩了整座大山十萬八千里之遠,就連天上的云層,都被兩人的氣勢給沖出了一個大窟窿,并且快速的消散著,天空中狂風呼嘯,發出刺耳的鬼哭狼嚎之聲,山林間,無數的飛禽走獸紛紛發出驚恐的叫聲,邁開四肢向著遠處飛速的逃竄著,而山峰之巔的兩人氣勢正在不斷的增強著,都在醞釀著最強的一擊。

“咔嚓!”

“咔嚓!”

不遠處的山林間,不少小樹承受不了兩人那強大的氣勢,紛紛攔腰折斷,然后被兩人那龐大的氣勢給沖的飛上了天空,遠遠的飛了出去。

隨著劍塵和孤獨求敗兩人的氣勢不斷的攀升,而在他們兩人的身體周圍也出現了一股強大的真氣流,環繞著兩人快速的旋轉著,花草樹木,都被兩人的強大氣勢給壓的彎曲著腰,無數的大樹紛紛搖晃著身軀,搖擺不定。

與此同時,劍塵手中的輕風劍和獨孤求敗的玄鐵重劍,都散發著一股耀眼的白色光芒和烏黑的黑色光芒。

兩人身邊的真氣流越來越強大,最后劍塵全身都被一層濃郁的白色光芒包裹著,而獨孤求敗也被一層黑色的光芒包裹著,已經完全失去了兩人的身影,只在半空中看見兩團顏色截然相反的耀眼光芒。

“吟!”

劍塵手中的長劍輕盈的顫抖著,此刻長劍上已經亮起了耀眼的劍芒,那強大的劍氣讓人感到心驚膽戰。他一頭黑色的長發在狂風中胡亂飛舞,白色的長袍更是隨風飄蕩,整個身軀懸空而立,看上去放佛是一尊戰神似地,威武不可戰勝。

當兩人的氣勢都攀升到頂點時,驟然,兩人同時發出一聲驚天怒喝,聲響震天,猶如一聲炸雷突然響起,震耳欲聾,接著,只見一道絢麗的白光和黑暗無比的黑芒在以閃電般的速度相撞而去,剎那間交錯而過……

并沒有想象中的碰撞聲,當一切平靜下來時,只見劍塵和獨孤求敗兩人已經換了一個位置,重新相隔百米的距離站在兩座山峰之巔,兩人的臉色都顯得無比蒼白,而劍塵的胸口上,鮮紅的血液快速的流淌而出,迅速把他那一聲白色長袍給染紅,就在剛剛那閃電般的交錯而過時,獨孤求敗已經一劍刺穿了他的心臟。

而獨孤求敗,已經失去了整條右臂,失去右臂的他,已無力拿劍,那把拿在他右手中的玄鐵重劍,已經向著山峰下的千丈懸崖掉了下去,在他一劍刺穿劍塵心臟之后,也同樣的失去了一條手臂。

劍塵靜靜的站在山峰之上,嘴中慢慢的流出了一絲鮮血,而他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蒼白了起來,短短片刻功夫,就已經蒼白如紙了,他的心臟被獨孤求敗一劍刺穿,已經陷入必死無凝的絕境中。

“哈哈哈…..”突然,對面山峰之巔上的獨孤求敗猛然大笑了起來,大笑道:“劍塵,以你的天賦,若是在給你幾年時間,老夫定然不是你的對手,可惜啊可惜,現在你的實力雖然不比老夫差上多少,但最終依然是敗在老夫的手中?!彼檔勒飫?,獨孤求敗嘆了口氣,道:“唉….一代天驕就這么的葬送在老夫之手,確實遺憾,不過為了報殺徒之仇,老夫也不得不如此?!?/p>

感受到自己那正在不斷流逝的生命力,劍塵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這一刻,他顯得很平靜,生死對于他來說,或許并不是如何的看重,畢竟這些年闖蕩江湖,劍塵也殺過不少人,早已看淡了生死,心中那唯一的遺憾就是從此以后再也沒有機會去探索劍道的極致了。

就在劍塵陷入一片無悲無喜之境時,突然,一股奇異的感覺出現在劍塵的腦海中,在這關鍵的時刻,劍塵的靈魂仿佛與手中的長劍融為了一體,他即使劍,劍即使他,他和劍之間,不再分彼此,仿佛手中的這把劍已經成為了他靈魂的一部分似地。

與此同時,一絲絲純凈而強大的天地之氣從天地間降臨而下,順著劍塵的頭腦一絲絲的流入他的腦海中,與他的靈魂完美的結合在一起,隨著這絲天地之氣的注入,劍塵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神”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的壯大著,而同時,他的靈魂仿佛脫離了身體,飛向四周那無盡的山野間,此時此刻,方圓十里內的景象都清晰無比的出現在劍塵的腦海中,甚至連到地上的蚊蟲他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們的活動。

在這即將死亡之極,他,居然突破了......


文章轉載自網絡,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需處理請聯系客服

景像書城其它文章

看著近在咫尺的姑娘,我差點流鼻血

看著近在咫尺的姑娘,我差點流鼻血

十年了!自從他失明的時候開始,每天晚上都會做相同的一個夢,一本古樸的經書在虛空極速滑過,陳昊帶著好奇的想要捕捉上面的字可經書的速度實在太快。慢慢的,從最開始的看不清,到看見一個字,再到看見一句話,陳昊整整用了十年的時間,也徹底將這本書的第一頁全部在腦

2019年07月31日 20:38
獨自跑到后山,眼前的一幕讓人咂舌

獨自跑到后山,眼前的一幕讓人咂舌

2019年08月02日 20:38
獨自跑到后山,不想驚擾了她們

獨自跑到后山,不想驚擾了她們

2019年04月12日 19:58
意外墜凡間,重生情竇初開時

意外墜凡間,重生情竇初開時

2019年04月12日 19:58
門派廢徒偶得真火,再踏仙武之路

門派廢徒偶得真火,再踏仙武之路

第一章

2019年04月18日 20:48
想找我麻煩,先問問我的拳頭同不同意

想找我麻煩,先問問我的拳頭同不同意

第一章

2019年04月20日 17:15
劍舞蒼穹,俯瞰天下,終成一代武道至尊

劍舞蒼穹,俯瞰天下,終成一代武道至尊

漆黑的夜晚,電閃雷鳴,大雨傾盆而下,無情的擊打著地面。忽然,一道閃電劃過漆黑的天空,映照出一道瘦弱的身影,正在快速的奔跑著。他的身后有著一道道的光暈閃爍著。這一道道的光暈看起來如此的絢麗,卻讓前面的身影感到死亡的威脅。因為那一道道的光暈是一件件乾器發

2019年01月31日 20:52
當初看不起我的女神,如今竟要和我公司合作……

當初看不起我的女神,如今竟要和我公司合作……

第一章你若喜歡,點個好看

2019年02月01日 20:52
不是你的菜,別去揭鍋蓋!

不是你的菜,別去揭鍋蓋!

第一章第二章你若喜歡,點個好看

2019年02月01日 20:52
少年一念之差,闖出彌天大禍

少年一念之差,闖出彌天大禍

六月正是一年中最炎熱的時候,火辣辣的太陽曬得人睜不開眼睛。一輛從大山開往中海市的火車上。蕭遙坐在窗邊,看著窗外不斷倒退的風景,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終于離開大山了啊……”蕭遙從小就在大山生活,無父無母,由他的兩個師傅撫養長大,這些年來雖然經常跟著

2019年02月02日 19:40
對A?要不起……

對A?要不起……

第一章第二章

2019年02月03日 20:06
翻身做主把歌唱,美女在懷心蕩漾

翻身做主把歌唱,美女在懷心蕩漾

雪未住,風未停,在這個時候有一處可以安身的地方,哪個地方一定就是天堂。而客棧就是浪子游俠的天堂。小客棧旗桿上的酒旗隨風颼颼的飄著,半開的店門透進來一股股寒風,雖然有棉門簾格著,但還是凍的人瑟瑟的發抖?!靶×?,去把門插上吧,這么大的風雪,我看不會有客

2019年02月03日 20:06
利用女人的智慧和優勢,他一步步踏上巔峰

利用女人的智慧和優勢,他一步步踏上巔峰

2019年02月04日 11:36
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一個……

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一個……

大雪封山,冰寒刺骨。這是一個幾乎廢棄的關隘,西面是白茫茫的山舞銀蛇景色。拖著斷腿躲在雪窩子里的李憲,也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過去一天一夜,李憲全想盡了一切辦法,總算沒有被凍僵。但又冷又餓的現實讓他注意力無法集中,只記得手中用竹竿制作的一副簡陋弓箭。這

2019年02月05日 15:56
天邪附體,成為一代邪神,為了生存只能……

天邪附體,成為一代邪神,為了生存只能……

華夏大地,這是一個以修煉為主的世界,也可以說是一個小世界。這個世界強者為尊。總分兩個宗派,一個還是朝廷,另一個則是江湖!這個世界的武者,大多數是自愿習武的,因為這個世界根本看不起弱者。武者,都是從練氣期,凝經期,這才是一名武者,而后還有陣法級,陣器級

2019年02月05日 15:56
新公司領導竟是,被我非.禮過的美女

新公司領導竟是,被我非.禮過的美女

第一章

2019年02月05日 15:56
第一次見到她,我就已經不能自己了

第一次見到她,我就已經不能自己了

“文龍,聽你叔叔說你在部隊上是跟領導開車的?”上班報到的第一天,李文龍被辦公室主任沈建叫進辦公室?!翱徽笞印崩釵牧蚶辭榻魃?,這也是他跟隨師首長多年總結出的經驗,凡事還是低調一點的好,免得到時候夸下了??諶醋霾懷墑?,最后丟人的還是自己,雖然他對

2019年02月06日 11:25
時過多年回到家,她還是那么有味道

時過多年回到家,她還是那么有味道

時間已經過去六年,足足六年。烏蒙山腳下,有一個叫落日村的小村莊,程風提著行李箱子,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故鄉,烈日的照耀下,村莊還是和以前一樣落后、破舊。離開六年,程風又回到故鄉。心里著急見到父母,程風加快了腳步,那個總喜歡拉著他上山打野兔的妹妹,他們現在

2019年02月06日 11:25
傳說中的精靈長這樣子,今天長見識了

傳說中的精靈長這樣子,今天長見識了

路法大陸上面,有許多種族共存著。但是魔族占據了大陸上面最富饒,面積最大的地方,將貧瘠和危險的地方留給了人族精靈族矮人族獸人族地精族以及已經完全沒落下來的龍族。魔族將這些弱小的種族當成食物一樣豢養著,看著這些弱小的種族在強大的魔族面前顫抖就是魔族最大的

2019年02月06日 11:25
家族庶子,忍辱負重終成王者

家族庶子,忍辱負重終成王者

真武大陸,真武者為尊,不能成為真武者的人就是螻蟻,毫無地位,毫無尊嚴,生死全掌握在真武者的手中。在真武大陸,宗門勢力數不勝數,赤月宗就是其中一個。赤月山脈位于真武大陸南部,地處天南域望北城轄內,常年云霧繚繞,萬木叢生,靈氣氤氤,充沛無比。位于赤月山脈

2019年02月06日 11:25
景像書城
景像書城

最新文章

更多>>